國際教育大咖說:劍橋大學為何偏愛十六歲的她?

國際教育大咖說:劍橋大學為何偏愛十六歲的她?
2018年10月19日 09:40 新浪教育

  近日,新浪國際教育大咖說中請到了康福國際教育董事長,凱博外國語學校校長劉煜炎博士,以及優秀學生代表袁瑩格同學和她的母親進行采訪。以下為現場訪談實錄:

  主持人:各位新浪網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本期《國際教育大咖說》。這期節目我們有幸邀請到了康福國際教育董事長兼凱博外國語學校校長劉煜炎博士,還有優秀學生代表袁瑩格和她的媽媽,請三位跟我們網友打聲招呼吧。

  劉煜炎:網友們大家好。

  袁瑩格:大家好。

  袁瑩格家長:大家好。

  主持人:劉煜炎博士,我知道最近康福凱博學校剛剛舉行了盛大的開學典禮,其中一個亮點就是您為多名考上國際名校的優秀學子提供了獎學金,是這樣嗎?

  劉煜炎:是的。我們的開學典禮有一個傳統,就是對考到世界名牌大學的學生給予一定的資助,因為這些學生他們都很優秀。另外,我們這些學生的家長們也都只是一些中產階級,我覺得給他們孩子資助是我的榮幸和習慣。我也是曾憑借我自己的優秀學術,在劍橋大學得到劍橋大學獎學金,繼而在劍橋大學讀了博士學位,畢業后留在劍橋大學工作。我最初到劍橋大學讀書的時候生活拮據,我的機票和妻兒的生活費用都難以承擔,是劍橋大學給予了我很多的幫助。所以,我們就給每年能夠考上牛津、劍橋的學生和考上世界十強的學生或者是考進美國常青藤的學生一定的獎勵。這是我自己從劍橋這邊體會到的一個重要的劍橋精神,也希望這種精神能傳承下去。

  主持人:說起劍橋大學,據我所知今年您也有兩位學生考上了劍橋大學,每年劍橋大學大概會錄取多少中國學生呢?

  劉煜炎:準確數據我并不知道,因為劍橋大學沒有官方公布過一年招多少中國學生,但從網絡和媒體的報道,以及我自己在劍橋大學工作的朋友告訴我的情況來看,我覺得每年大概有十幾個到三十個之間的同學可以去劍橋上學??赡艽T士或博士研究生要更多一點,因為劍橋大學對于海外招研究生沒有太多限制,但對招海外學生去劍橋大學讀本科是有比例限制的,所以不會太多。按道理全球招的海外生的比例應該都在20%左右,所以給中國的名額并不會太多,劍橋大學一年有3、4千名學生。所以,我覺得它的海外生的比例應該是3、4百個,給中國學生的比例占到它的10%到20%就已不同尋常,所以我相信每年有10個到20個學生是可能的。有關媒體大概有統計,大約30多個學生會拿到劍橋大學的有條件錄取,其中超過一半的同學最后能夠達到它的條件并最終選擇去劍橋大學讀書,這個占比可能有55%、60%,我沒有做過統計,也只是一個猜測,一個直覺。

劉煜炎博士劉煜炎博士

  我相信一般的學生如果拿到劍橋的話,他們都是比較愿意去的,因為劍橋在全球的地位是數一數二的,在英國也是名列前茅,可能比牛津的地位還高,所以學生們是愿意的。如果沒有去的話,我猜測多數原因是條件不符,從有條件錄取變成無條件錄取的過程中,大概會有40%的學生不滿足條件,最終無法去到劍橋。

  主持人:您的學生是無條件錄取是嗎?

  劉煜炎:我們這兩個學生,他們最早是拿到有條件錄取,8月中旬的時候,他們通過它今年參加A—level或者是AP的考試,參加托福雅思的考試,最后都變成了無條件錄取,這兩個孩子9月份就要成行,去劍橋大學讀書,而且讀的都是自然科學,比較偏好物理和化學方面。

  主持人:預錄取、有條件錄取和無條件錄取具體的考核標準是怎樣的呢?

  劉煜炎:有條件錄取是說這個孩子受到青睞,但是他的成績還沒考出來,還沒達到學校錄取最終的成績,所以學校會給一個預期,表示這個孩子有希望在下一年度來。學生一般是提前一個學年去申請,在年初發榜,到5、6月份的時候參加考試,考試之后根據成績確定是否能變成無條件。大多數同學一般都會有一個GCSE和GCE的A—level的成績,如果達到兩個或三個A星以上,劍橋大學則認為學生是夠條件的。

  但是夠條件的學生不一定都被錄取,因為學術成績只占錄取學生的一部分,未來發展趨勢占他更大的一部分。以我多年在劍橋大學學習和工作的經驗看,我覺得劍橋大學最讓我欣賞和佩服他的地方就是他從來都不是沖著學生的過去錄取學生,而是憑借這個學生的未來錄取學生。意思就是說這個學生的未來很強大,將來對社會、對人們的貢獻很大,將來預錄取你的關注很好,這樣的學生就會優先錄取,有時甚至會降低錄取條件,我在劍橋時候就聽我在招生委員會的同事說過,他們對于非常有事業心、非常優秀但是成績可能還沒達到要求或達到要求有點難度的孩子,相比他們給別人開A的要求,則給這個同學開B的要求。換句話說,教授很有技巧,會通過他的面試發現這個學生的天花板在哪里。如果發現這個學生非常優秀,又怕這個學生考不到劍橋,他會開一個學術成績比較低的標準去讓他進去。相反如果一個學生非常會考試,他考試成績很好,他也會給學生出難題,讓學生在最短的時間考一個非常難的考試。有點像打賭一樣,給學生開一個非常難的條件,讓其在兩三個月內難以達到,如果達到了,學校也要。

  但大多數情況下,學校是沖著未來去錄取。怎么叫未來?比如說我當博士生導師或者是我做企業,我大概知道哪些孩子有未來,哪些孩子沒有未來。什么意思?人品的因素當中、核心素養當中,決定一個孩子將來能不能成功的因素其實很明確,學術考試成績很難體現,所以我們就會通過面試去選拔。選拔到之后,我們就會給他一些條件,給這些孩子機會。所以,有的學生的成績非常好,超過4A星甚至達到五個A星,但也沒有得到條件錄取。反之有的學生可能只有一個A的成績,但他會得到劍橋大學的條件錄取,之后補充條件,最后成為劍橋的學生。

  所以,這個體制值得中國的高考體制學習,中國是唯分數論,雖然在改,但改的還不徹底。西方國家錄取,應該說把未來放在最主要的位置,考量學生前途的情況下,給予優秀的人機會,而不是只給成績好的人機會。

  主持人:袁瑩格同學是什么情況呢?

  劉煜炎:她學習比較均衡,她各個學科的學習都不顯吃力,每個科目的成績都很好。她申請劍橋的時候,她應該是11個學科都考到了AP的5分,也考了劍橋的A—level的考試,好像一個是A 星、一個A,她還參加了英國的考試,參加了美國的考試,雖然沒有考出很多A星來,但是她已經得到一個A星、一個A的成績。當然AP的考試成績比較好一點,10個以上的5分,5分是滿分,劍橋大學看中她的學習能力,認同她的學術素養。

  此外,我覺得錄取她更大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志向,她自己愿意做某些行業,愿意在這個行業當中去全身心地去鉆研。因為我知道和她同樣水平條件的學生在中國應該不下2000人,即使是考11、12個5分,考A星和A的成績,在中國也應該有2000人到5000人,所以給她錄取機會,不僅僅是因為成績。像劍橋大學這樣的學校,不管是哪個行業,都能培育出有才華的人。換句話說在這個行業里只要有能力,并愿意在這個行業里干下去,這個能力會在這個行業當中變成處女地,即我們中文經常講到的“開掛的人生”。如果你找對了一個方向,找對了一個學術的處女地,你又是一個有能力的人士,你又不偏科,這種情況下,等于你到了一個充滿了鉆石、充滿了寶貝的一個地方去工作,選擇和機會也向你敞開。所以,我揣度,劍橋是看到了她是個志向明確的孩子,學術不偏科,又有充分的能力和自學的素養,所以給了她去劍橋讀書的機會。

  主持人:我們要恭喜一下袁瑩格同學被劍橋大學錄取。你之前是否去過劍橋大學,或者劍橋大學在你心目中是怎樣的一個形象呢?

  袁瑩格:我收到預錄取之后就去了劍橋,在二月份的時候。當時劍橋給我的感覺就是,它是一個古老和創新并存的城市。因為隨處可見那些已建立多年的學院,并且不同的學院有自己不同的歷史,還有一些傳統,當然還有很多杰出的校友。同時劍橋鎮有很多非常頂尖的企業,還有非常厲害的卡文迪什實驗室。所以,它不僅僅是一個有歷史的地方,它也在為目前的世界做出革新。

  主持人:我也想問一下袁瑩格同學的母親,您覺得孩子在您眼里是一個怎樣的形象呢?

  袁瑩格家長:袁瑩格是各方面愛好都比較廣泛的一個孩子,比較喜歡音樂、樂器,也是一個很普通、很平凡的孩子。

  主持人:她是什么時候進入劉博士學校開始學習的呢?

  袁瑩格家長:我們是五年級過來的,沒有上六年級,從初中一年級開始學習,在六年里邊,在康福學到了很多好的習慣,還有自學能力、獨立思考的能力等,各位老師對她的幫助都很大。

  主持人:孩子還跳了一級是嗎?

  袁瑩格家長:等于六年級沒上。

  主持人:您為什么會選擇康福呢?

  袁瑩格家長:選擇康福是我們四年級的時候參加了一次青年的英語比賽,在西安,劉博給發獎,發了一個夏令營活動,我們四年級暑假參加了一次夏令營活動,他在這個學校的夏令營活動,教給她獨立思考,課堂氣氛比較活躍,她產生了深刻的印象。升五年級的時候,五一放假我們上香山玩,回來的時候路過康福學校,那一天孩子就跟爸爸媽媽在車上說,我去這個學校參加過夏令營,她說一起去看看吧,爸爸沒有去過這個學校。那天我們去的比較早,劉博在講他的教育理念,在講他的座談會,我們聽完以后,爸爸說講得真好,我們就在那兒等了一會兒,就等劉校長,他說一會兒學生可以面試,然后就給我們排上號,就在那兒等。那時我們也是抱著僥幸的心理,因為那時候剛上五年級,就在那兒等。面試叫我們以后,孩子進去以后,劉博給她出了一道數學題,她用自己的想法做出來以后,劉博還啟發她,她說你還可以用其它方法去做題,又啟發她用另外三種方法做這一道數學題,孩子出來以后感覺特別興奮。她說我還可以用其它方法,不是老師教的一種方法可以做題。劉博就把家長叫過去,他說你這個孩子我們可以錄,當時我還挺糾結的,我們六年級沒上,少一年。我說六年級還有一部分知識沒學,圓錐、圓柱那一塊,他說沒問題,來了以后我們老師給她一補就通過了,他說這個孩子的思維能力比較敏捷,愿意收這個學生,機緣巧合那一天就被劉博錄取了。

  孩子回去挺興奮得,她說我可以不上六年級了,可以不用小升初考試了,可以直接來這個學校上初中一年級。當時說實話我心里還挺糾結的,我感覺她少上一年行嗎?這個年齡本身就小了一歲,也不敢對她抱太大希望,當時根本沒有想到這六年以后能上劍橋,真的很感謝袁瑩格在康福這六年里,學生、劉博對她的啟發、開導,這個孩子在獨立思考、自主學習方面突飛猛進,能取得這么好的成績非常感謝老師對她的教導。

  主持人:孩子剛剛進入康福的時候,您有設想過孩子有一天能像劉博士一樣去劍橋讀書嗎?

  袁瑩格家長:沒有,沒敢想過。

  主持人:現在孩子進入了這樣一個頂尖的學校,您心里面是怎樣的感受呢?

  袁瑩格家長:很激動,感謝康福的老師、校長劉博對她的幫助和指引。在康福這幾年,她學會了自主學習、獨立思考以及利他的精神。

  主持人:所以說是超出您的預期了是嗎?

  袁瑩格家長:對,完全沒有想到。我們初中那時候經常參加畢業生典禮,覺得能上帝國理工就很滿足,挺感謝康福的。

  主持人:劉博,您還記得袁瑩格同學六年前剛來到您學校的時候是什么樣子嗎?

  劉煜炎:六年前剛來的時候我已經不記得了,因為對于能夠跳級的學生,我都有一個基本的要求,一般來講我在選擇這個孩子的潛力方面,我跟劍橋一脈相承,我選擇的是他們的未來。他過去的成績我不是太關心,我會跟他進行一個實際的溝通。有點像劍橋的面試,給他設很多挑戰,看他一級一級往上翻,能不能翻上去,翻到他自己翻不過去為止停下來,然后再看這個學生有怎樣的學習能力。她當時能夠跳級,說明這個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突破權威界限的學習方式,以及自發地去發現規律的能力不差。

  但是這不代表她在學校的考試成績很好,她在學校的成績我一般不關心。換句話說中國小學、初中的考試,其實對我來講可有可無。我比較在意學生的創造性,學生的心性,和她自己愿不愿意追求她自己的夢想。所以,我主要是看她的人品好壞,家庭背景,父母親是否支持她的發展,這個孩子自己有沒有一個非常強烈的對未來的一種向上的愿望,碰到挑戰的時候是容易被挫敗,還是容易奮起。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選擇給這個孩子機會。所以,我想不起來六年前具體怎樣,但當時她應該是一個碰到困難也迎難而上,敢于挑戰自己極限的孩子。

  我在她班上聽過一節語文課,那時感覺這個班上的孩子有些沉悶,我希望他們擁有活力。當時招來以后,引導他們去挑戰老師的權威,跟老師進行平等交流。有的學生做不到,我跟他們說如果做不到,如果老師不照著我們說的方法來教學,老師如果違反了我們的教學方法你告訴我,我就進他們班里說,你要維護康福的氛圍,最好把老師問倒。不然老師就會認為你們是“傻瓜”,就總想灌你們知識,總想教你們,這樣的學習方式不能有,一定是你們問老師,把老師問倒,這樣老師才能不斷地學習,不斷地跟你們一起進步,我就是這樣鼓勵孩子們學習。

  我還記得理科、文科其實是通的,我還在他們課上講文科的寫作,拿理科來講寫作也是有很好的章法,我記得當時我用了一個效率函的道理,教他們怎么樣把寫作的幾個因素抓住,我很快寫出一篇很好的文章,讓他們口述文章。當時有5、6個孩子口述了一篇文章,我覺得很好,就保持這種狀態,繼續追求。當時是初一,在他們這個班上,我對這幾個孩子非常期待,希望他們將來有非常好的成績。她是從初中到高中,這六年時間完整的教育體系,將來是否能出成績?小學的水平看不出她能考劍橋,只有加工之后才知道衡量她是否能考劍橋。所以,按照我們的教育理念來講,她班上有不少孩子考到世界名校。這證明我們堅守的價值觀和教育方法是正確的。從這個角度看來,她當時的形象也應該是向上的、積極的。

  但實際上來講,當時在我錄他們的時候,這個班上我最看好有三個孩子,一個是閆博森(音),一個是陳飛揚,還有一個孩子王力軒(音),此外還有三個孩子,我當時關注六個孩子,應該會有很好的發展,她應該就是這么一個狀態。

  主持人:袁同學,剛剛聽您母親說,您除了學習之外還有很多興趣愛好,比如音樂和藝術方面,能不能給我們講一講你都有哪些興趣愛好?

  袁瑩格:我平時會彈彈鋼琴、吹吹葫蘆絲,閱讀一些文學作品,我還嘗試自己寫一些詩歌,就是這些。

  主持人:你是如何平衡你的興趣愛好和學習的呢?

  袁瑩格:因為我的效率比較高,所以我做完作業之后會有時間來進行我的這些愛好。

  主持人:我感覺你是一個比較文藝的少女,不只是傳統的理科學霸,可是你又選擇了劍橋大學的自然科學,為什么會選擇這個專業呢?

  袁瑩格:人們經常會糾結到底是選劍橋還是選牛津,他們不同的點就體現在劍橋有自然科學專業,而牛津只有物理系或者是化學系。我覺得今后科技發展必須要跨專業,不同的學科在一起才能碰撞出新的點子。我當時在清華的一個研究項目,也是類似于生物、物理、化學、計算機在一起,做一項研究,我當時覺得這個非常有意思,也可以學到很多新的東西,所以我就選擇了自然科學專業。至于文學方面跟理科方面的這些興趣,我覺得是不沖突的,它們是可以兼容的,是可以相互促進的。

  主持人:您什么時候確立學理的學術思想的呢?

  袁瑩格:我是在初三的時候,因為我們學校初中的理科教育比較靠前,從初一的時候開始教授一些初二、初三的物理、化學,所以到初三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學一些高中的進階的理科的內容。我記憶很清楚,在初三的寒假,我自己預習了高二的化學選修,我覺得當我掌握了那些規律并且能做出題的時候是非常有成就感的過程,而且它跟你閱讀一本小說的感覺是不太一樣的,它是實打實的,你能看到自己的進步,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對理科產生興趣。

  主持人:在追求學術成就的道路上,你都遇到哪些困難,又是怎么克服的呢?

  袁瑩格:在平日學習一些標準化考試的時候其實并不是特別困難,困難主要是在自己探索的時候。我記得特別清楚有兩個事情,第一個是做數學建模比賽的時候,第二個是在清華做研究的時候。因為這兩個不像標準的題目一樣有答案,需要做一些探索,自己建立模型或者設計實驗,從閱讀論文開始,從非常繁雜的信息中挑選出有用的東西,我覺得都是比較困難的。不過在經歷了這些之后我的能力得到了提升。

  主持人:劉博士,我們知道袁同學其實在中考的時候分數是528分,在北京不一定能被一類重點學校錄取。但是現在她憑借自身的努力考上了劍橋大學,您覺得這其中的奧秘是什么呢?

  劉煜炎:肯定要從多方面來看這個分數。

  第一,中考的分數代表一種過去的知識積累,代表一種能力,但不能代表未來的能力,更不能代表思考的能力。我們國家現在的初中知識性東西太多,把初中的知識點切分成好多好多小片來進行一種考試,這些考試讓學生看不到整體性,不具有挑戰性。只要一個孩子有一定的自律性,考高分是容易的,所以中考分并不代表有多大、多深厚的學術能力,僅代表這個孩子有一定的知識積累和一定的時間投入。

  第二,袁瑩格同學在我們學校讀書的時候,因為我們不是太倡導高分數,所以她也沒有把極致的分數作為她的追求,更多的是豐富自己,在思維方面、在學習性方面,剛才她講初三的時候自學高中二年級的內容,也是沒把分數當成唯一的追求,把精力都投入進去。

  另外,對于我們學校的學生來講,我認為我們學校的學生刷題不夠,她的能力其實還是挺強大的。所以,她的能力我認為是超過528分的,她的能力在高中階段,在參加國外考試的時候,國外的考試重視的是邏輯性和完整性,重視的是自己自主的一種學習能力的考察,不像中國是對知識點、計算的考察。所以,到后來她比較重視。

  我們另外一個學生叫陳飛揚,他的中考分也不高,是532分。在我們這個學校,學生中考考到520、530分,已經是我們學校收到的學生當中偏高的分數了。如果以560分來算,我們學校過去就沒有560分的學生,可能到現在還沒有560分的學生。所以,我們不靠把全北京市最優秀的學生都集中到我們這兒來,我們把他們培養到劍橋去,還只有一兩個學生能考上,跟公辦學校掐尖子,把560分的學生招過來,培養到世界名校去,這是很不同的,我對這一點還是感到很自豪的。我們用跟人大附中、北京四中、北京最好的公辦國際高中比較不具有分數競爭力的學生,達到了可能超出他們的平均升學率,超出他們學生升到世界名校的比例,這是我們的一個教育特點。

  還有一方面,也是因為我了解西方社會教育制度中的一些優點,我知道我之所以科研做得比較好,是因為我的思辨能力比較強大,批判性思考、創新性思考比較強大,所以我們把重點放在了培養孩子們創造性的思維能力,有批判的思辨能力。所以,我對簡單的重復性的刷題不是那么重視。

  主持人:袁瑩格同學,你是如何理解康福精神和劍橋精神的?這兩者之間有什么異同?

  袁瑩格:我不能妄自說我理解全部的劍橋精神,但是我可以說劍橋精神的一部分是康福的精神,“一個目標,一生追求”嘛。在面試的時候,面試官會問一些關于你自己個人陳述的問題,關于你在這個學科的興趣,還有你投入的熱情跟時間,我覺得就像你選定了一個專業,就要付出很多的努力一樣。所以,我覺得康福精神肯定是一部分的劍橋精神。

  主持人:其實在之前的采訪當中,我接觸了很多康福的同學,他們說你們有小組之間的互相幫助,不少同學說到袁瑩格同學有幫助他們,給他們正面的影響。你對這些事情還有印象嗎?

  袁瑩格:我還是有印象的。比如高一的時候,從另外一個班轉來一個新同學,他的生物有太多基礎,我每天晚自習之后,會花一個小時給他補課到11點,最后他的生物考得還挺不錯的。

  我覺得特別開心的是,一個小組雖然大家的學習認知水平可能會有慢有快,但是當你發現你給別人講一道題,他對這個知識點有了更深的了解之后他會很開心,而且不僅僅是教課的問題,還有友誼變得更加深厚。像我們當時互幫互助,一個小組的同學也經常在周末一起出去玩或者一起吃飯。

  主持人:這樣讓你會感到收獲很多快樂嗎?因為很多高中的學生會覺得自己的時間非常重要,不太想去把自己的時間分享給別人。你覺得這樣值得嗎?

  袁瑩格:很顯然我們肯定是不能把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別人身上,但是我認為還是很有價值的。因為當你給一個不太了解一個東西的人講清楚某件事情的時候,你也鞏固了自己對這件事情的認知?;蛘呤钦f你很可能有了更多的反思,因為別人可能會提出你不曾想到的問題。我認為和別人交往,這不僅僅是幫助別人的過程,也是幫助自己的過程。

  主持人:我對這一點印象比較深刻,因為劉博士在之前的幾期訪談節目中也向我們講述過利他的精神。你是怎么樣去影響別人,點燃他們內心的追求的呢?

  劉煜炎:從每個孩子人品的天性來講,我覺得一個人本身天然的能力就是他希望成長,他希望成才,他希望成功,每一個孩子都有這樣一種欲望,這個欲望不會因為他自己備受打擊、成績差就會放棄,他一定會堅持這個欲望。只是因為他不斷地被老師、被社會環境一次一次地挫敗之后,他會有一種無助,我想成功,但是我又做不到,所以我就放棄了,但是他內心的渴望是存在的,這些渴望把它喚起的話,還是有很大的欲望挑戰極限、超越自我,這是我從心理學的角度講,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能力。

  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就跟大學同學講過,我說人其實分不了太多等,大多數人都是蠢材,什么叫蠢材呢?希望通過學習,通過別人的教化能夠變成優秀的人才,這是蠢材。天才是不需要別人教化,自己就能成才,這樣的人極少,像愛因斯坦、牛頓這樣的人,我們都不是。但是真不出來的人,不是人才的人,很糟糕,是弱智的,很少,基本上只有生理缺陷的才是弱智的,所以我對每一個孩子能不能成為適應他自己喜歡專業的人才,我覺得只要他喜歡,他都能勝任,沒有問題,不是挑戰。真正的挑戰在后面的第二挑戰,一個孩子他想要做物理,盡管他過去從來沒有學過物理,他知道自己的愿望,我就要做物理,堅決不改了,就像我剛才說的追求一樣,他想成為物理專家,不是問題。

  但他怎么產生我這輩子就愛物理,我堅決要做物理呢?這是難題。所以,其實教育的目的不在讓他成為一個學術性的人士,是讓他怎么產生成為他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的,有那個欲望的人士。換句話說喚醒一個人沉睡的志向、使命是比較難的。但是這個過程當中就需要我們老師、家長、各種教育工作者有耐心,其實往往是不給他更多的幫助,不預設他自己行還是不行的這樣一些判斷和貼標簽,相信他是行的,現在不行反正以后還是會行,不斷地去想辦法刺激他產生這種志向。一旦這個志向穩固地建立了,我們就給予他足夠的支持,讓他在這里找到樂趣,讓他能夠建立自己的自信,解決問題。

  所以,教育最光彩的、最讓人感到興奮的就是喚醒孩子們自我成長、自我成功的一種欲望,讓他們一輩子愿意去做一件事情。所以,我才給我的所有學生反復講,其實成功的秘訣就是八個字:一個目標、一生追求。你有沒有目標?如果沒有,反復想,反復地去磨礪它,反復地去請教,最后產生的目標不要放棄,接觸一輩子,你就會是成功人士。

  主持人:您自己也是劍橋大學的物理、化學博士,在康福國際教育成立的十年間,您也輸送了有15個孩子前往劍橋大學讀書,您覺得這是一種對劍橋精神的傳承嗎?

  劉煜炎:舉個例子,我在劍橋的時候,我跟我的導師在對話,他給我們出了幾個題目,問我們愿意做哪幾個題目,我當時跟他講我想做我在中國做了已經一半了,再做一點就可以發文章,我拿個博士學問的一個文章,這樣的題目好不好?然后我就被他臭罵了一頓,差一點說,你這樣做,是不長志向、不著調的孩子,你不該到劍橋來,罵得比較狠,從來沒見他這么發脾氣,罵得比較狠,說你不適合到劍橋來,你不是一個值得到我們劍橋大學讀書的孩子,你的這些想法就是中國的雕蟲小技,就是模仿、效仿、剽竊,雕蟲小技,我們全世界對你們這個國家不看好就在于這里,就是山寨、剽竊、糊弄,弄一個成果發個文章,很討厭。所以,如果你還這么想就不值得到劍橋來讀書,你要知道你在哪里,我說我在劍橋啊。Did you cambridge?Do you?我說是我,我被劍橋大學錄取了,我有獎學金。他說那你就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我問他,什么叫有意義的事情?他就說了你能夠對別人、對社會、對人類有多大的向好的影響,這個才是你值得做的事情。你對整個人類的幫助越多,意義就越大,你這個事情就越值得做。我跟他講,越是大的事情,越是對人類有幫助的事情肯定難啊,做不出來怎么辦?他說做不出來,他又問了,Where you are?我說Cambridge。他說你就對了嘛,你在哪里?你在劍橋,世界上最大的難題,對人類最有幫助的難題或者說人類最需要解決的難題,我們劍橋不做誰做?你不做,那誰有膽量、誰有能力、誰值得做這個事情?當然是我們,所以你不要忘記你在劍橋,你做的事情必須是有挑戰的、對人類有幫助的,而且是惠及很多人,不是惠及幾個人,應該是惠及廣大的人,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課題。至于說你的才華,我相信只要你在路上,都會顯示出才華。就是剛才我講袁瑩格找方向一樣,只要告訴他,只要在你要去追尋的對人類有幫助的那個豐富的科研的那個領域里頭,成就是必然的,滿地都是寶貝,你隨便撿一個就是寶貝,所以你不用擔心他有沒有成就、沒有成果,你只要在這個到上,在這個處女地去開墾就行。所以,患得患失的功利主義思想要放棄。

  我說有什么樣的難題給我?他就說Ok,你挑吧,我就挑了一個研究自由基的課題,這個課題當時需要用一種方法來產生這個自由基,而我們這個實驗組當時沒有經費。因為我知道,我在中國做過科研,我說以我知道的方法,大概我們現有的經費不足以生成這樣的自由基去為我研究,所以好像很困難。他就說新方法你想到沒有?當時我膽子比較大,因為我做過科研,我說你想出來沒有?他說我也想不出來。我說你想不出來我怎么能想不出來?導師都想不出來,我怎么能想出來?他說我要想出來我就自己做了,還要你來做嗎?所以,不一定老師會,他要教你,他說我要想出來就不用你來做了,我自己來做,還要你來做???你去想吧,我說OK。

  我跟他吵了一通,他告訴我不要著急,他說他在哈佛做博士后的時候,他也想做一個比較低級水平的課題,他的教授就把他攆出了辦公室,告訴他哈佛,不是英國一個下三爛的學者待的地方。他說我們更要有一種偉大的指向,不要去做低級的學術研究,沽名釣譽的研究,一定要放在心上,如果這一點不懂就不配在劍橋讀書,不配拿劍橋的學位。所以,這是劍橋精神。

  當時跟袁瑩格討論她課題的時候,當時就選了一個大概今后應該最能出諾貝爾獎的方向,今后最能夠出科研成果的方向,就是生物學科、生命奧妙,而且還不是生命簡單的生存奧秘,是生命的智慧奧秘,生命怎么會有智慧,智慧到底是什么東西,意識是什么樣的奧秘,這里面有沒有物理學能做的事情,這個方向我覺得應該是我們人類要面對的一個重大科研挑戰。在這個領域做事情,肯定會碩果累累。

  主持人:這樣看來您的教授、您的老師對您的人生影響也是非常大的。

  劉煜炎:是。

  主持人:現在像袁瑩格這樣優秀的同學進入劍橋,成為您同門的學弟、學妹,您又作為他們的老師,有什么祝?;蛘咂诖胨徒o他們嗎?

  劉煜炎:首先,我們既然要去劍橋,我們就不要對自己失去自信,我們就應該有這樣的勇氣,到了劍橋就要勇敢地追求特別高的標準、特別難的課題,而且要有穩定的追求,經常改課題是沒有必要的。哪一個行業都會有很好的東西。其實劍橋的精神就是去尊重權威,同時也要顛覆權威。在劍橋大學我沒感覺到我的老師擋著我的道路,相反他只是在我追求我的問題、我的答案、我對學術上的一些重要問題的一個支持者,他會在我需要條件的時候,他會給我補充條件、補充經費,他會給我一些幫助,他會說哪個教授會懂,往往都不是他懂,他說我不懂,這個教授懂,那個教授懂。劍橋的精神,可能等他們到了劍橋他就會理解,我在課堂上從來不表現我自己是權威,通常是他們自己學習,我可以在旁邊點評,這也是劍橋精神的一種,就是學術的民主性和科研的創新性,還有就是為人類去解決重大發展的問題,而不是為自己的名譽和錢財去解決自己發財的問題。你把人類的問題解決了,自己發財也肯定的,所以,劍橋的畢業生都比牛津和其他學校的學生富有,我做過調查,劍橋大學的學生一般都很有成就,不光是在名譽上,在財富上都很有成就。

  主持人:最后一個問題,想請三位從教師、學生、家長的角度分別談一下如何選擇好的學校、選擇好的教育?

  劉煜炎:選學校最重要的還是要選擇一個辦學價值觀正確的學校,不是選學校的校舍多好,也不是看課程多么優秀,而是看辦學者、投資人、校長團隊的價值觀正不正確。如果價值觀是錯的,做的事情往往都是影響孩子,貽害一生的,這是第一條。

  第二,要看這個學校有沒有歷史,它已經能夠在這個領域里做出一定成就,保證孩子的發展,這是值得選擇的。因為文化的形成和學術能力的形成是要時間的。剛開始的學校,不光喊得多偉大,往往理想是很大的,往往只是一個夢想,不會是想。所以,在選擇學校時要謹慎,不要過于追求新型的創新學校,因為新型學校存在很多迎合市場、迎合家長的商業色彩。這是我要跟家長說的。

  袁瑩格:作為一個學生而言最重要的還是校風吧,這是學生能感受到的東西,在校園里看大家都是什么樣的精神狀態,是否喜歡攀比還是喜歡互幫互助,這個比較重要。

  袁瑩格家長:學校不能光看外來條件,還要看這個學校的教育理念,這個學校的“創新、勵志、明德、利他”,“一個目標、一生追求”,都非常有利于孩子的成長,孩子在這個學校里學習六年,學會了幫助他人,自主學習、獨立思考,跟同學、老師都相處得非常好,感覺這個學校的老師、校長都特別負責任,孩子很受益。

  主持人:袁同學,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因為我知道康福是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獨立思考和批判精神的,你是怎樣理解的呢?

  袁瑩格:我的想法是在目前階段我們很難得出一個新的結論或是一個新的理論。我覺得在高中階段獨立思考,對于我來講更多是從很多的信息里面挑選出有用的,然后去把它們整合起來進行自己的一個認知,我覺得這是獨立思考。

  當然從細節方面來講,還有一些是像課堂上和老師質疑或者是和同學辯論之類的,當然這是已經基于有了一些自我認知之后能夠提出質疑。

  關于現在的思考,我感受比較深的是和劉博士探討我的文書的時候,我們倆經常會駁斥對方,不太同意對方的意見,但我們最后都會給出比較有道理的依據來說服對方。這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感謝三位的精彩分享,我們本期節目到這里就結束了,讓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責任編輯:潤琰

國際學校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