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需學科博士生招生名額稀缺 僧多粥少

急需學科博士生招生名額稀缺 僧多粥少
2019年07月26日 07:47 中國青年報

  多位學者呼吁采用靈活分配機制

  “建議對高水平和國家急需學科的博士生招收給予一定的名額傾斜,采用靈活分配機制?!?月19日,在中國計算機學會“未來計算機教育峰會”上,清華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計算機系教授陳文光主持了主題為“博士生名額分配機制”的分論壇,多位學者經討論如此建議。

  陳文光之所以關注到這一問題,是作為導師與“中國計算機學會青年人才發展計劃”的一位新入選者談話時想到的。這位入選者讀博士期間表現突出,畢業后在中國科學院計算所從事研究工作。這位年輕人認為,自己有能力帶博士,如果能有自己的學生,從事科研項目的效率會更高。

  對此有切身體會的陳文光意識到,“博士生名額緊俏”已經成為制約科研發展的一個因素。

  陳文光是2015年度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按照清華大學的規定,教授每年可招收一名博士生,但如果教授獲得國家“千人計劃”和“杰青”等頭銜,或者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資助,可以增加一個招生名額。但“杰青”的周期是5年,“名額優惠”只在一個周期內有效。陳文光的科研經費比較充足,想在計算機系統軟件領域做出有影響的工作,卻面臨人手不足的問題。

  據統計,全國博士生招生規模已從1978年的18人增至2017年的8萬多人。博士生擴招了,為什么教授依然感覺名額“緊俏”?

  “從‘大鍋飯’到‘名額到人’,從只有教授有資格帶博士,到教研系列講師有資格,從重科研項目到重人才頭銜……”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武永衛感覺,總體還是“僧多粥少”。他也曾向學校和有關部門詢問,得到的回答基本是:控制人數是為了保證人才培養質量。

  曾任國防科技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研究生院學位與學科建設處處長的張春元教授也發現,該校2015年之后也采取了總量控制,但如果所指導的學生獲得一些學術成果、獎勵或者承擔了重大項目,導師就可獲得更多招生名額。不過,特別年輕的老師依然招不到學生。

  浙江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教授任奎是國家“千人計劃”入選者,他此前在美國獲得了博士學位。他說,美國的大學教授在招收博士生方面自主權較大,有經費就多招,沒經費就少招。

  任奎了解到,浙江大學也是由學校決定各學院博士生名額分配的,學科、科研經費和學術頭銜等因素都會對招生產生影響?!坝幸恍┬屡d學科可以單獨申請,但對于年輕教授來說,研究生名額不足,已嚴重制約了其職業發展?!彼ㄗh,如果對博士生需求較大,導師能否“以降低碩士生的招生名額換取博士生名額的增加”?

  對于博士名額的多與少,其實不同專業和不同學科的教授體會也不同。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就此詢問中山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一位社會科學教授,他認為自己一年招收一名博士生足夠了,但是工程類專業的教授普遍認為,要做大項目時缺人手。

  吳飛教授是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副院長,他認為,在分配博士生名額時,對有國家頭銜和重大科研項目的導師進行傾斜后,給年輕老師留下的名額太少,使得剛晉升博導的年輕教師有時分不到名額。

  中國人民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教授杜小勇認為這個問題要從三個層面來看:國家有分配機制;學校對一些學科會有傾斜;各個院系對導師的要求會有不同。

  杜小勇認為關鍵一點,還要問問自己能不能保證培養質量:“現在的分配機制有非常致命的一點,就是沒辦法實施淘汰,因為就一個名額,一旦淘汰學生就沒了?!?/p>

  武永衛建議,增加博士生名額,但增加的這批人要放在“卡脖子”技術上。另一方面,他建議改變博士生的評價標準,“我們已經培養出大量博士,論文在國際上(排名)很不錯,但我們還被別人‘卡脖子’,所以要改變我們對優秀博士生的評價方式,不能單純以論文為標準,對于計算機學科,做出項目同樣也是優秀博士”。

  教授們建議,一是在保證培養質量的基礎上,增加急需學科的博士生名額;二是提倡市場化的分配機制,社會上有需求就可以多招,哪位導師水平高、學生也愿意讀,那就可以多招生。陳文光說:“我們博士數量足夠多,但是分配方式不合理,需要對一些機制進行調整?!?/p>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新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7月26日 04 版

博士生招生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