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19-07-23

                      教育選擇,是所有家庭都要面臨的問題。在剛剛過去的中高考熱潮中,不少家長和學生都選擇走向更加國際化的教育之路,然而如何走這條路,是選擇國際學校?還是出國留學?如果出國,英美澳加,到底哪里更適合孩子?……這些問題深深困擾著學生和家長。為了解答大家的疑問,本期國際教育大咖說,小浪請到了瓦薩學院知名校董洪晃和瓦薩學院現任校長Elizabeth H. Bradley,一起來談談如何為孩子規劃適合的國際教育之路。

                    怎樣規劃孩子的教育之路?先從了解自己的孩子入手

                      “我的孩子多大出國好?”

                      “出國留學選英國、美國還是加拿大?”

                      “世界大學排名那么多,究竟什么學校適合孩子?”

                      在采訪前,小浪先行收集了家長群(請添加新浪國際學校小助手入群,小助手ID:sinazhushou)內的疑問,不少家長都提出了上述的問題,于是我們帶著這些疑問向兩位大咖討教,洪晃老師給出的答案讓小浪深表贊同:“其實你的孩子多大歲數離開你,你應該最知道,因為你最了解你的孩子?!北绕鹱稍兯^的“專家”、中介和校長,家長不如把時間和精力用在了解自己的孩子身上?!耙允裁茨昙o適合出國為例,如果他是一個依賴性比較強的孩子,你過早地把他推出去,他可能接受不了,可能對孩子的產生精神上的打擊,會使他終生有一個特別大的坎兒,而且很早的時候就會有一種感情上的挫折?;蛘呤悄愕暮⒆犹貏e獨立,那樣你也別攔著他?!?/p>

                      Elizabeth Bradley校長補充道,為孩子做教育規劃的過程其實是非常有趣的,這一過程不僅是為了實現把孩子送去留學這一目的進行的,而是一個全家人都可以參與的學習過程。因此,家長也應該用學習的態度來對待這件事。

                      的確,教育焦慮是一種普遍現象,但是解決焦慮的手段不應該訴諸外因,家長們應該抱著學習的態度,先從了解自己的孩子入手,深刻考慮孩子的獨立能力、交友能力和學習能力,才能在這個基礎上去幫助孩子一起選擇適合他的教育方式。洪晃老師也分享了自己為女兒擇校的經驗:

                      “我在考慮送我女兒出去讀書時,我就在想美國的高中和歐洲的高中、英國的高中、澳洲的高中的教育區別是什么?他們有哪些特色?我要想我的女兒是什么樣的,她會更適應在哪個教育制度?還有,她是住校學校,還是走讀?我也會考慮她交友的能力,如果說她很會交友,而且很善于交友、樂于交友的話,她就應該去住校學校,因為她自己會有很多朋友。所以,我覺得第一一定是research,調研。第二,特別重要的是跟孩子商量,因為那是她的生活,所以她必須要參與到這個決定中,不能不征求孩子的意見,更不能直接跟孩子說‘你明天去美國讀書’,就輕易決定了。所以,這兩件事家長一定要做,第一是自己要做足夠的功課,第二要跟孩子商量?!?/p>

                    瓦薩學院知名校董洪晃瓦薩學院知名校董洪晃

                    留學前應該轉變學習觀念,保持開放、獨立和永久的好奇

                      孩子在留學前應該做哪些準備?Elizabeth Bradley校長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要取決于每個孩子本身,但有幾點是共通的:

                      首先,要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只有自信才能幫助孩子在新的國家、新的文化、新的語言環境中獲取安全感;其次是語言能力,這個很容易理解,如果語言能力不過關,那樣連基礎的生活都比較困難;第三點是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想要在國外學習和生活,這是非常必要的能力。

                    瓦薩學院現任校長Elizabeth H. Bradley瓦薩學院現任校長Elizabeth H. Bradley

                      經歷過東西方教育、對兩種教育有著深刻理解的洪晃老師進一步補充,“其實國內的學習方法和國外的學習方法是有很大不同的,而中國的學生有時候到國外不適應的話,并不一定是語言問題,因為中國有很多國際學校的孩子,語言非常好,但他不適應的是學校的文化和學習方式?!币虼?,提前讓孩子適應從國內到國外學習觀念和文化的改變,尤為重要。

                      不少中國家長在海外被稱為“Helicopter”,直升機家長,因為他們過分關注孩子的學習和生活,很多事情都為孩子包辦,比如會代替孩子跟老師反饋“我家孩子第幾課什么地方沒聽懂”這種問題。這種父母整天像直升機一樣盤旋在孩子周圍,不顧孩子的真實需求,其實會對孩子的未來造成負面影響。然而國外的生活、學術環境與國內完全不同,頂尖名校在錄取時都非??粗貙W生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以瓦薩學院為例,被錄取的學生不僅高中時成績名列前10%,還需要有豐富的社區服務或是創意活動經驗。比起那些只有優秀考試成績的孩子,成績優異并且具有獨立解決問題和學習能力的學生才更受名校青睞。

                      洪晃老師本人就畢業于這所1861年建校、被US News評為“最難被錄取的大學之一”的美國頂尖文理學院,瓦薩學院。談及自己這段留學經歷,洪晃老師回憶說那是一個難忘的里程碑?!皩ξ襾碇v,瓦薩學院是我人格塑造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在這里學到兩點影響我一生的東西,一個是獨立思維能力,另一個是‘learning how to learn’。這段經歷讓我保持開放的心態和永久的好奇心,讓我能接受新鮮事物和不同的挑戰?!?/p>

                      也正是因為這段經歷,讓洪晃老師更希望幫助中國孩子,在走出國門前轉變學習觀念,培養獨立人格,提前適應國外的學習生活。今年夏季,洪晃老師和Elizabeth Bradley校長與DDC天樂勤教育合作,將瓦薩學院的夏校課程帶來了北京,讓中國孩子近距離感受美國大學課程,實地體驗世界名校課堂。

                      “我們希望出去留學的孩子,他知道他是一個獨立的人,他要去學習,他要學會提問,他要去學會挑戰一些老師的觀點、老師的做法,甚至是跟老師去積極地討論怎么樣能做得更好?!焙榛卫蠋熣f,“我特別希望這些課程能夠真的在家長把孩子直接扔到美國之前,讓他知道美國的老師和美國的教學方式是什么樣子的。有了這個體驗,你就可以更好地做決定,你到底是在國內上學,還是去美國,還是去英國?你的選擇就會更明智一點?!保ㄎ?趙潤琰)

                    拒絕耶魯“求愛”的名校

                      以下為訪談實錄:

                      主持人:各位新浪網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來到新浪教育出品的《國際教育大咖說》,我是主持人鋮昊。一年一度的中高考剛剛結束,隨著中高考的熱潮退去,家長和學生除了選擇國內升學這個道路,還有很多其它的道路,比如說會選擇進入國際學校,進入留學這個通道。今天我們就邀請到了兩位重磅嘉賓,為咱們解讀一下家長們最關心的幾個問題。比如學生在畢業之后會去哪里留學,是去美國、英國還是其它國家?升學規劃應該如何去做?今天我們邀請到了兩位重磅嘉賓,現在來給大家介紹一下,第一位是來自美國著名的文理學院——瓦薩學院的第11任校長Elizabeth H. Bradley,請跟咱們的網友打聲招呼吧。

                      Bradley女士是哈佛大學本科畢業,芝加哥大學商學院MBA,以及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博士,曾任耶魯布萊迪約翰遜大戰略計劃主任。

                      第二位就是咱們瓦薩學院的知名校董——洪晃老師。

                      洪晃:大家好,我是洪晃。

                      主持人:洪晃老師有著豐富的海外留學工作以及生活的經歷,所以今天我們把她邀請到這里來,也是可以給大家分享更多的國際教育的資訊。

                      接下來就開始咱們今天的討論。

                      首先,先歡迎一下Bradley校長。您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中國,您這次來到中國是有更多的招生信息來跟咱們分享嗎?

                      Elizabeth H. Bradley:很高興今天能夠來到這里,也很高興能和洪晃一起參加這個訪談。

                      我上一次來到中國的時候是以教師的身份,我當時是作為老師參與“巾幗圓夢”女性創業課程任教了四年,而這次來是以瓦薩學院校長的身份,我也很高興能夠回答任何和學校以及招生環節有關的問題。

                      主持人:那么大家都知道瓦薩學院是全美排名第11位的頂尖文理學院,今天咱們邀請到了瓦薩學院的校長,就想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因為我們知道瓦薩學院的校訓是“Purity and Wisdom”,那么您是如何在日常的工作當中去落實這個校訓呢?以及咱們這個學校有什么特色呢?

                      Elizabeth H. Bradley:首先謝謝你,讓我們回顧歷史,瓦薩是在1861年建校的,它一直以來都被認作是一個教育質量非常高的文理學院。當然現在在美國的排名也是前20的狀況。瓦薩的校訓“純潔與智慧”,這兩個詞最初是用來形容希臘女神雅典娜的,在我的理解里面,“純潔”它代表的是一種誠實和一種透明化的態度。而“智慧”則是代表著能夠對于復雜問題有著一種更深刻的理解。今天雖然我們不再使用這條校訓,但這兩種精神依然為我們所秉持。

                      主持人:那么談到了瓦薩學院,它的排名一直是非常地高,它的錄取率也是特別低。我們從網上調了這么一組數據,瓦薩學院是被US News網站評為“最難被錄取的大學之一”。所以,我們也看到了2022屆的學生的錄取率為24.6%,而且68%的學生高中成績排名前10%。有了這樣一組數據,想必很多家長都很擔心,我的孩子是不是很難進這所學校?如果我想進這種頂尖文理學校,我要如何做呢?是不是瓦薩學校只是適合那些學習成績特別好的學生?

                      Elizabeth H. Bradley:瓦薩錄取的學生有很多不同的特點,但是需要盡量滿足的幾點是,首先要有一個比較高的標準化考試的成績。第二,盡量需要在高中的成績排名是年級的前10%。以及我們會很喜歡那些不僅僅是生活在課堂中的學生,我們希望學生能夠積極地去參與社區服務,盡量去進行一些有創意的活動,并且熱愛探索、展現領導能力。因為在瓦薩很重要的一點是要去學習如何學習新的東西,所以學生能展現出這些品質是非常重要的。

                    就讀瓦薩學院是怎樣一種體驗?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我們也知道瓦薩學院是注重學生的全面發展,我們今天也邀請到了著名的洪晃老師,她如今是瓦薩學院的知名校董,當然當年在瓦薩學院畢業之后,也是在美國繼續了她的工作事業。想問您一下,瓦薩學院留給您最大的印象是什么?您覺得瓦薩學院最有特色的一點是什么?

                      洪晃:我覺得瓦薩對我來講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里程碑。其實我們對待大學,家長總會覺得這是給你一個將來工作的敲門磚。但是實際上在美國文理學院,它是你人格塑造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對于我來講,瓦薩學院能夠帶給我的最重要的幾點我從學院帶出來的,一個就是獨立思維能力,就是說我知道我自己應該怎么去想問題,用我獨特的觀點去看待一些問題。

                      第二,剛才校長所說的learning how to learn。就是說我們一生當中會碰見到無數你不知道的事情,但最重要的事情是我怎么樣去學習,用什么方式去處理一個新鮮事物,怎么樣去看這個事情我將來該怎么做,這個很重要,我覺得這個的的確確從我那一代的瓦薩的學生開始,一直到Bradley校長,都是堅持Learning how to learn這樣的一種教學方針,一直是堅持下來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所以說瓦薩學院不僅僅是給了你一個很好的文理學院的平臺,也塑造了您的個人性格,以及說對今后都有很大的影響。

                      洪晃:是的,任何好的大學都會對學生有這樣的影響,包括中國的像北大、清華,也是一樣的。比如說清華是“不問東西”,就是各種各樣的,我們都是帶著在學校里賦予我們的一些價值觀念,實際上每一個人對生命的初衷是在大學里形成的。

                      主持人:人生的價值觀這種。

                      洪晃:對。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瓦薩學院不像一般的大學,它是屬于文理學院,更注重培養學生的思維以及思考的獨立。我也了解到之前瓦薩學院是拒絕過耶魯提出的合并這個觀點,也被廣大網友戲稱為是拒絕了耶魯大學求愛的一所學院。想請Elizabeth H. Bradley校長談一下,您是怎樣理解瓦薩大學拒絕了耶魯大學的“求愛”?您是一路藤校出來的,您覺得瓦薩和其它的藤校有什么區別?

                      Elizabeth H. Bradley:當耶魯和瓦薩討論是否要合并這個問題的時候是發生在50年前,當時也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時代。當時瓦薩的這個決定在校園內也引起了非常激烈的討論,但最終這個事情并沒有發生,而是兩個學校都變成了男女混校這樣的一種狀況,相當于是女性可以進入耶魯學習,男性可以進入瓦薩學習。我認為對于瓦薩來說,是瓦薩做過的最好的一個決定,因為瓦薩是一個有著非常獨特特色的學校,它非常大膽,具有先鋒精神,它也并不懼怕去拒絕別人,如果說這樣的拒絕能夠讓我們走到更好的地方的話。而我認為這些特色在當下這個時代正是我們所需要的,一所優秀的大學必須具有前瞻性與創造性,能為已經存在的老問題找到新的答案,我很高興當時瓦薩做出了這個決定,在過去的50年里開始實行男女混校。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確實聽您講完之后,我覺得瓦薩拒絕了耶魯真的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因為剛剛您有提到說瓦薩是有一個從女校到男女混校轉變的過程。它的轉變您覺得最大的好處在哪里?聽說瓦薩是七姐妹文理學院之一,那您覺得瓦薩跟其它女校的不同之處在哪兒?

                      Elizabeth H. Bradley:我認為瓦薩從女校轉變為男女混校,有歷史性的重大意義,這使得瓦薩變得更加開放,這樣一種轉變,能夠帶來更多關于性別問題的對話與討論,能夠使學生更加適應走出校園后的世界,瓦薩的學生能夠更好地接觸女性主義這類社會思潮;瓦薩學院的男生也能夠更好的理解女性主義以及包容和接納他人的重要性,不管這個人他在社會上的地位和階級如何。這樣一種價值觀是瓦薩學院現在也非常重視的,同時我也認為轉變讓瓦薩成為了一個更好的學校,可以和其他美國大學進行更多合作,包括很多藤校。比如說我們最近開始的一個新的項目BAMPH,是和哥倫比亞大學的合作培養公共衛生領域的本碩士。我們還有另外一個與達特茅斯學院的合作項目,如果你想成為一個工程師的話,可以參與一個和這個學校合作的項目,相當于你可以同時拿到瓦薩的學士學位和達克毛斯學院的工學士學位。這些合作使得瓦薩更為優秀,我們可以從校際合作中受益很多。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介紹,聽完了您講的之后,確實瓦薩學院不僅是可以培養個人的獨立氣質,也可以在學術方面給學生更多的幫助。

                      接下來想問一下洪晃老師,因為談到獨立的氣質,我想到之前看過您的一個訪談,您是在訪談上說瓦薩學院培養了您的藝術氣質,包括獨立、自由的個人風格,您覺得瓦薩學院對您產生最大的影響是什么?剛剛咱們談到了是對自己性格以及學習方面的(影響),對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方面產生最大的影響是什么?

                      洪晃:我覺得我從在新浪開博客、開微博,然后又一直跟著互聯網在玩,這個背后可能跟我的學校是有關系的。因為就是,我最近出去,給一個客戶做事情,對方說她是哪個媒體的,就問我是哪個媒體的,有人說她是個網紅。然后我當時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然后那邊的女士是一個法國人,她以為我不懂法文,她就說“哦,還有那么老的網紅”。很有意思,但是我覺得的的確確這是瓦薩學院給我的一個特點,就是說我比較能夠接受新的東西,而且我愿意嘗新,我覺得要去嘗試各種各樣作為一個做內容的人來講的話,我原來是做平面的,我現在要轉到網上去,不管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我都愿意去學習、去嘗試,包括視頻的剪輯,還有自己拿著手機去拍一些東西,所以我就覺得,一個永久的好奇心,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我對所有事情的好奇和對新鮮事物的接受,也不怕人家罵我是個老網紅,有點厚臉皮的話,也都跟我受到的教育有關系。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其實我覺得您這一點恰恰是印證了瓦薩學院說讓更多人去理解女性主義的魅力,她也可以是很獨立、很吸引人的。

                      咱們剛剛也有提到,很多家長是更想讓自己的孩子更低齡地去留學,加入到國際教育當中。在您來之前,也了解到瓦薩學院將要在今年夏天在北京開設三門夏校課程,會把三門最火的課程,電影、音樂、心理學這三門開到北京。想問一下,您在北京開設的這三周夏校課程,對中國的家長和學生有沒有哪些優勢,可以給咱們介紹一下嗎?

                      Elizabeth H. Bradley:瓦薩這個夏天和DDC天樂勤教育合作的這個暑假項目,我們認為它是既對瓦薩有益,也是對想要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有益的。對于中國學生來說,他們可以有機會上美國大學教授的課程。這樣一種體驗,會讓他們更好地知道自己真正上大學的時候會是什么樣子的,他們是否能積極地參與課堂,能否在一個小班上課的環境里很有自信地進行發言,或者他們能不能提出一些新鮮的想法,引領課堂的對話。我們覺得這樣一種體驗在一個普通的高中課堂上是很難獲得的,即便我們做的只是一個三周的短期項目,我們認為學生在這里也可以收獲很多。對于瓦薩來說,我們很榮幸可以在中國進行這樣一個暑期項目,因為對于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們在中國可以更好地了解到中國的教育系統是什么樣子的,這讓瓦薩能夠成為一個更加有全球化見識的學校。

                      洪晃:我補充一下,我們昨天是開課,第一天已經學到了一些東西,就比如說,我接到了好多家長的反映,說這個課很多小孩喜歡得不得了,也有家長說,我們小孩說我們看到的東西小孩不懂。然后我們這時候就要跟家長溝通說,你必須要鼓勵你的孩子直接去問教授。因為在中國的傳統里,太多的時候孩子回家要跟爸爸、媽媽說“爸,我這個課這個不懂”,但是在大學的時候,爸爸、媽媽不可能陪著你一塊兒去教室。所以我覺得這個補習課最大的好處是讓中國的高中生知道在大學里怎么處理各種各樣自己獨立在國外學習時會碰到的問題,而這個時候不是說我給我媽打一個電話,讓我媽去問老師??赡苤袊募议L已經很習慣外國人叫Helicopter,就是直升機家長,就是說我孩子今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對這種東西非常關注。我們希望出去留學的孩子,他知道他是一個獨立的人,他要去學習,他要學會提問,他要去學會挑戰一些老師的觀點、老師的做法,甚至是跟老師去積極地討論怎么樣能做得更好。我第一天就看到這個課的效果,很多學生已經被鼓勵去直接跟老師交流。

                      主持人:就是說提前讓學生去適應這種從國內到國外學習方法的改變?

                      洪晃:是的,這個也是我們想做這個課程的目的,其實國內的學習方法和國外的學習方法是有很大不同的,而中國的學生有時候到國外不適應的話,并不一定是語言問題,因為中國有很多國際學校,語言非常好,但他不適應的是一種學校的文化。像之前給我翻譯的我的學妹就會告訴你,在大學里大家都是非常獨立的,老師會非常尊重學生,學生也會非常尊重老師,交流、溝通是非常通暢的,很少有人不直接溝通,打個拐彎去溝通,說我去問問他,我先去找校長,讓校長再讓我去跟那個老師說話,這基本上是不會發生的事情,或者我給我媽打個電話,問問我媽。而我們的好多孩子真的是在一個小暖壺的保護下,周圍有很多各種各樣的保護傘護航,這么一直上學上出來的。所以,我是特別希望這些課程能夠真的在家長把孩子直接扔到美國之前,讓他知道美國的老師和美國的教學方式是什么樣子的。有了這個體驗的話,你就可以更好地做決定,你到底是在國內上學,還是去美國,還是去英國?美國上大的學校還是小的學校?你的選擇就會更明顯一點。

                    文理教育是一種廣泛的概念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介紹。像剛剛有提到說咱們是夏校期間開設了三門課程,其實是比較偏向人文方向的?,F在互聯網時代,其實很多家長更看重的是留學之后能不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工作。如果說像瓦薩文理學院,它其實更偏向人文以及說類似哲學這方面的教授,咱們在之后尋找工作的過程當中,還有學習文理的必要嗎?

                      Elizabeth H. Bradley:文理教育其實是一個非常廣泛的概念,它其實指的是一個人所學習的所有學科的一個集合,它可以是藝術類學科,可以是人文,可以是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同時也包括像計算機科學這樣的學科。人們經常忘記它其實是非常廣泛的一個概念,而我認為這一點應該是非常有必要去理解的。在瓦薩也開設了科學、數學這樣的課程,大概瓦薩有2/3的學生,他們的專業是自然科學、數學、計算機這樣的學科。但文理教育的另外一點它在于是在你的專業之外,它會讓你在其它的學科、其它的領域都上到足夠多的課程,讓你成為一個真正是擁有跨學科思維和教育的人。在經過這樣的一個教育之后,你會看到各個學科之間它們內在的關系,并且是真正地學會如何去學習新的事物。在這樣一個非常復雜的世界里面,我認為這才是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學會如何能夠適應這個世界的快速發展,如何能夠去觀察、去理解這個世界的復雜性,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不管出現什么各種各樣的新科技、新改變,我認為現在文理教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聽完您講之后,確實可能很多家長,也包括我,對這個文理學院的認知是有一些欠缺的,可能大部分人都會覺得文理學院就是講一些偏人文、偏哲學。我還想再了解一下,您剛才所說的文理學院,是不是以中國的老話來說就是“受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種觀念,是教他們一種學習的方法和概念,而不是說只是教他們死記硬背的知識呢?

                      Elizabeth H. Bradley:對,受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句老話和文理教育的想法是非常不謀而合的。比如說與其教給學生怎么寫編程語言,我們更希望教給學生的是一種思考的能力,因為過了三五年,現在教給學生的某一種編程語言就可能會過時,而我們希望學生能夠學會的是如何變通,不管當時在流行的是什么樣的編程語言。包括受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句話和文理通識教育的基本理念很貼近,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羅馬時代。

                      我昨天有和一個搞產業基金的很厲害的人聊過天,他也提到在國內的高端科技的產業,或者是投行,或者是金融產業,他們想要的人才是能給予一種新方式來解決問題的,他們希望這些人能夠擁有一個跨學科的解決問題的方法,能把他們所學的不管是什么東西,轉化為一個新鮮的想法,這是現在很多公司想尋找的有領導力的這樣一種人才。而這樣的特點也是能讓一個人最終在你的職場之路里最終脫穎而出的方式,而我們學校的數據顯示,我們有95%的畢業生在畢業內的6個月就會找到某一類工作,他們可以是比方說真的是進入了某一個公司,或者說繼續去念研究生或者是博士這樣的項目,再或許他們拿到了一份競爭很激烈的獎學金,去進行他們獨立的研究。我們認為現在的市場實際上是需要像瓦薩學院這樣產出的畢業生。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的回答。其實談到就業,問一下洪晃老師,當初您在瓦薩學院畢業之后,是有在當地工作過,而且在當地工作了很久,聽聞您是辭去了在美國的高薪工作,投資了出版公司,后來又回國創業。而且之前在您的一期訪談中我也有了解到,您說了這樣一句話,您說其實誰都對錢感興趣,但我對賺錢的手段更感興趣。對您這句話特別感興趣,想聽您講一講您之后比方說研究正是畢業季,您在畢業之后的工作生涯以及生活生涯。

                      洪晃:有一件事情是我們都知道,我們要生活的話,我們需要經濟來源,我們需要錢。但是我們怎么去取得這個錢呢?有兩個問題。首先,我們能不能熱愛我們自己的工作,如果說我們能夠做我們自己最熱愛的事情,同時也能養活自己的話,這是特別幸福的人生,這是所有人的追求,就是說我能做一件不給我錢我都想去做的事情,但同時我還能賺到錢,這是大家對工作的一個最終極的追求。這是第一。

                      第二,我們每個人做事都有每個人的準則,我們要按照我們的準則,君子取財取之有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道,我們都不希望逆我們自己的準則去得到錢財這種東西。所以,這是兩個問題。我當時所說的,我覺得如果說一個文理學院的教育,實際上它是一個素質教育,它會讓你,第一,更多地去了解你自己,就是我對什么感興趣。你知道你對什么感興趣,你才能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事情,你愿意為什么付出。如果說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對什么感興趣,那就怎么掙錢怎么來的話,就會讓你的生活永遠在一個尋找你的追求的過程當中。所以,文理教育會讓人更加清晰地想清楚我的追求是什么,這是第一。

                      第二,文理學院因為是素質教育,所以它也更容易讓你意識到你的道是什么樣的,你做事的行為的準則是什么樣的,給自己做一套適合自己的行為準則。我覺得這兩個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就是說文理學院不僅僅是教會了你如何去“君子賺錢取之有道”的道,同時讓您樹立了自己的人生準則、人生原則?

                      洪晃:最重要的就是讓你有自己把鏡頭掉過來照自己的這個自省能力特別強,就是說我到底喜歡什么,我有沒有能力去完成這個,我會不會堅持做這個事情,文理學院的素質會讓你不斷地去讓自己去拷問自己各種各樣的問題”

                      主持人:其實有點像儒家思想,“吾日三省吾身”是嗎?

                      洪晃:很像的。其實南懷瑾先生曾經說過“所謂的人文教育就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的人文教育是要早于希臘幾百年的,所以我覺得像南懷瑾先生,他是深知中西教育對比的,但是其實我們的共同點不是那么少,因為我們實際上都是要培養一代,未來能夠讓我們的世界更美好的人。

                    如何為孩子規劃國際教育之路?

                      主持人:謝謝您。剛剛談到您有在國外找工作就業的經歷,您也有說對教育這方面,我聽起來看,您對教育方面也是了解很多,而且說像一些國際教育,也是有自己的看法,您之后有沒有想在國際教育這方面做一些新的嘗試呢?

                      洪逛:我現在最主要對教育的嘗試,就是作為瓦薩學校的校董,說老實話這個夏校和天樂勤DDC的合作,是我自己的一個小夢想,而且是我自己的一個小項目,是我在那兒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我想做這件事情,我覺得就是讓中國的孩子,能夠在去美國之前了解什么是美國的文理教育。因為中國的家長選大學的時候很多時候選盲目,在美國只有藤校,就是這八個學校,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中國還有很多黑心的中介,到處跟人家要錢,很多時候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信息,沒有足夠的經驗,沒有足夠的體驗,所以我覺得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把體驗從美國帶到北京來,這樣的話讓更多中國的高中生能夠體驗到美國的大學,然后自己去做他們的高等教育的選擇。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其實這個夏校項目也是您一手促成了這個項目,而且可以說讓更多的學生去體驗到,其實美國的文理學院也是有很多可選之處的。因為咱們家長們都很愿意讓自己的孩子越來越低齡化地去接受國際教育,所以新浪教育下面是有300—500個細分的家長群。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咱們都是有的,而且每個群幾乎都是滿員的這種狀態。在這一次訪談之前,我們也有在家長群中預告,家長聽聞有瓦薩學院的校長以及知名校董洪晃女士來之后,他們都特別踴躍地向咱們提出了一些問題,我就在其中篩選了幾個問題,比較經典,提問比較多的問題,給兩位老師,幫咱們解答一下。

                      家長提的比較多的就是“我的孩子他應該多大出去比較好?”他是應該在國內接受國際教育?還是直接出國去接受國外的教育?以及說去哪個國家?在留學之前要準備一些什么?

                      這些問題歸根結底來說就是要如何去規劃自己孩子的留學問題?

                      洪晃:我覺得首先家長不要去關心,不管是Bradley校長還是我說的,應該10歲出去還是9歲出去,其實你的孩子多大歲數離開你,你應該最知道,因為你最了解你的孩子。如果他是一個依賴性比較強的孩子,你過早地把他推出去,他可能接受不了,這個對孩子的精神上的打擊,會使他可能終生就會有一個特別大的坎兒,而且很早的時候就會得到一種感情上的挫折?;蛘呤悄愕暮⒆犹貏e獨立,你也別攔著他。

                      第一,家長的第一個功課就是了解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去問各種各樣的名人、中介、大學校長,我的孩子該幾歲出去。因為這個問題真的是家長自己必須一認真去看自己孩子,才能知道孩子多大最數應該出去留學。

                      主持人:也是有點像儒家思想,因材施教,要根據不同的孩子制定不同的方案。

                      咱們繼續咱們的“家長課堂”環節。下一個問題是Elizabeth H. Bradley校長來回答,孩子在出國留學之前要做哪些準備呢?

                      Elizabeth H. Bradley:這是一個不太好回答的問題,因為答案可能要取決于每個孩子本身。但是有幾點:

                      首先,家長可以幫助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因為自信心是在當你來到一個新的國家、新的文化、新的環境,要沉浸在一種新的語言里面的時候,自信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像在美國這樣的國家,當你來到這里,你會發現自己會成為少數。而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你也要對自己充滿自信。因此,我認為家長可以創造一些能為孩子培養出這樣自信心的機會。

                      另外一點就是語言能力。國外很少有人會講中文,因此在剛剛到這個國家的時候,如果語言能力不夠過關,生活會比較艱難。

                      第三,建議家長可以開始培養孩子們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因為在國外生活,在國外讀書,這個是一個必要的能力。如果家長能夠在孩子6、7、8,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培養這種能力的話,對他以后的成長是會非常有益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對咱們家長的一些中肯建議。咱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咱們每一期的家長課堂會邀請很多大咖來到咱們的家長群中,給他們進行一個線上的講座、線上分享。家長每一期都會必提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如何更加科學地去規劃我孩子的國際教育之路”,這一點請兩位嘉賓都給家長做一下解答,后期會返到咱們的家長課堂中。

                      洪晃:因為我是瓦薩大學的學生,對我來講第一個就是research。我們受的教育就是你要先了解情況,你要先知道。比如說我在考慮送我女兒出去讀書,我就在想美國的高中和歐洲的高中、英國的高中、澳洲的高中的教育區別是什么?他們有哪些特色,我要想我的女兒是什么樣的,她會更適應在哪個教育制度里她會更活奮,她是住校學校,還是走讀?比如我在考慮住校學校的時候,我會考慮一點,就是她交友的能力。她如果說很會交友,而且很善于去交友、樂于去交友的話,她就應該去住校學校,因為她自己會有很多朋友。所以,我覺得第一一定是research。第二,特別重要的是跟孩子商量,因為it's her life,就是是她的生命,所以她必須要在這個決定里參與進來的,不能不征求孩子的意見,就是說“你明天去美國”就完了。就是這兩個家長要做的,第一是research。第二是consult。第一是自己要做足夠的功課。第二要跟孩子商量。

                      主持人:請Elizabeth H. Bradley校長給咱們介紹一下,如何更加科學地去規劃?

                      Elizabeth H. Bradley:我非常贊成洪晃所說的,在準備孩子出國教育的過程中需要做足夠多的research。同時我想補充的一點是整個準備的過程應當是非常有趣的,同時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每個人在這個過程中,包括家庭成員,也都可以學習的。而從長期看來,準備出國留學最終的收獲一定是很好的。因此,不如就把追求國際教育這件事情做成目標本身,以一種大家都是來這里學習的態度來做這件事情,這樣會更有樂趣。

                      洪晃:也希望大家在這個過程當中,到瓦薩大學來看一看。

                      主持人:非常感謝兩位的分享,咱們今天這期《國際教育大咖說》就要結束了,也希望大家能夠繼續關注,如果想聽到更多的國際教育資訊,歡迎添加“小助手”,來到我們的家長課堂群中。

                      責任編輯:潤琰

                    欄目介紹

                    《國際教育大咖說》為新浪教育重磅原創欄目,以嚴謹的態度、前沿的視角對話國際教育行業領軍人物,為網友提供深刻、尖銳、及時的教育新風向。本欄目訪談對象為國內外院校校長、國際教育領域企業負責人及行業專家等大咖。

                    主創團隊

                    • 新浪國際教育組新浪國際教育組
                    返回頂部
                    秒速赛车软件